波尔图电影节造就的波尔图

2017-09-28 14:01

     

       夜色将至,美利坚合众国的东海岸高楼林立。繁华喧闹的街区转角,明净复古的酒店,一曲爵士钢琴让室内的气氛闲适下来。《Sex and the city》的男女主人公们,微笑狡黠,步伐从容,发际指尖或者袖口偶尔露出某处饰品的璀璨。优雅举杯,甜如蜜浆又带有巧克力香味的红葡萄酒轻触舌尖,晚宴派对即将开始。三千公里以外,大西洋对岸,阳光填满视域,岸边的石块在灼热的空气中仿佛融化蒸发。蔚蓝的天空与北大西洋在遥远的一线上已经难分彼此。空中漂浮的朵朵白云,与河面上粼粼的波光和木船相映成趣。狂欢中的世界仿佛忽略了葡萄牙这座低调惬意的港口城市,即便他们杯中昂贵的波尔图酒正是从大洋彼处来。

 

        波尔图这个名字很容易被混淆视听成法国的波尔多。其实都是翻译惹的祸,波尔图的原文是Porto和波尔多的Bordeaux相差十万八千里。电影《将爱》里老徐奔跑在波尔多Bordeaux葡萄庄园的镜头,想必给观众留下过难以磨灭的印象:城堡、酒庄、典雅的贵族气。相比之下,波尔图Porto这座酒城倒是低调得多,不喜欢霸气外露。

        波尔图在葡萄牙语意为“港口”,是仅次于里斯本的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支撑着葡萄牙的出口业。说是第二大城市,和“泱泱大国”的我们相比,只是一个杜罗河(Douro)径流入海的小镇。除了波尔图红酒外,它名声在外的还有波尔图足球和每年2月举办的葡萄牙国际奇幻电影节。

 

波尔图的微笑

        杜罗河下游沿岸的老城区,依山而建的旧式楼宅层层叠叠。橙黄、酒红、以及航海时代从中国流传的青花瓷饰面让城市古老的建筑有了跳跃的活力。夕阳、教堂钟声和鸽子,都是太乏味的桥段。在河岸边喝一杯咖啡,吃两个蛋挞,慢慢体会“杜罗”原本的含义:阳光洒在河面的灿烂光辉。或者到红白相间的旧灯塔下,看潮汐不平静地涌起,想象着也该有那么一个海涅笔下的女妖在这里歌唱。

        三座钢结构的大桥跨河而立,使小城显得刚柔并济。典型的地中海气候,让气温炎热,也让当地人格外勇敢热情。一群半大的孩子从几十米高的桥头跃入河中,之后便像鱼儿一样快乐的在水里打闹。河岸上的集市已经人头攒动,几个路边即兴演奏的艺术家引来不少人围观。人群中一个穿着粉红衣裳的小女孩儿格外显眼,她定定地冲我笑了一下子,就跑开了。

        沿河乘船,耳边响起古老的法多(Fado)。法多的意思是命运,因为悲恸的曲调和诉说着几个世纪以来海与贫穷的故事,又被称作葡萄牙怨曲。面对着无尽的海洋,葡萄牙人胸怀宽广充满希望地开启了航海时代,在和自然抗争的过程中越战越勇也越发孤独绝望,这矛盾的情绪交织下,便是产生了对命运的咏叹。乍一听,法多的曲调和西班牙的弗兰明哥有些神似,相似之处在于歌声背后的悲切和倔强,只是弗兰明哥的响板和节奏更富有吉普赛人的豪放热情。

        走近面貌如故的小巷旧宅,大部分徒有其形,里面已经拆空,等待翻修,或者继续陈旧。房屋老旧得已经不能居住,人们大多搬进了新城。旧房子被妥善的保护起来,老城成了饭馆、小酒铺和商店的集散地。外来的游人在这里找寻旧日的悠闲时光,辛劳的本地人只不过是表演着历史的舞台剧。被列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波尔图小镇,也难免要面对商业的尴尬。

 

装在酒瓶里面的太阳光芒

        17世纪末,英国贵族对葡萄酒的需求急剧增加。时逢与法国关系恶化,英国人就加大了对葡萄牙和西班牙地区葡萄酒产业的发掘。一种产于葡萄牙的甜蜜红酒因为从波尔图城海港运出,而被命名为波尔图酒(又译为波酒)。波尔图酒被称为葡萄牙的名片,由产于葡萄牙北部杜罗河流域的葡萄制成。杜罗河从葡萄牙北部内陆腹地一路铺延至此,裹挟着蜜糖般甜润的葡萄酒香。

        经典的波尔图酒是一种口感颇甜的红酒,常作为餐后甜酒饮用,并不用来佐餐。随后也有干红、半干和白葡萄酒的品种出现。波尔图酒的葡萄蒸馏酒精在发酵完成前结束,因为葡萄汁没有发酵完便终止了发酵,所以既保留了大量糖分,又增加了酒液里的酒精含量。之后波尔图酒在地窖木桶里经历漫长的封存,直到装瓶出售的一天才重见天日。

        看了楼上博物馆里展出的皇家奖章和几个世纪以来各款酒瓶和广告,兴冲冲地跑到地下的葡萄酒窖。这里和外面的温度相差悬殊。一排排高大的木桶按照品种和年份码放整齐,木头的清香和隐约的酒香飘满整个空间。据品酒师说,波尔图酒不论是白还是红,越是陈年佳酿,颜色越是清澈。白酒略显清淡,红酒石破天惊,两大杯开胃酒下去,已经是幸福的微醉了。

        颠倒了次序,再跑去饭店吃鱼。沿着杜罗河,又是海港城市,波尔图的海鲜河鲜远近驰名。为了不失原味,葡萄牙海鲜的做法大都极简:橄榄油浸沙丁鱼、白灼八爪鱼、清蒸杜罗河鱼,还有原汁原味的海鲜煲粥等等。每一款都是貌不惊人,味道出众。再配上醋油沙拉、奶酪干、腊肉火腿拼盘和地道红酒(还是离不开酒啊!),波尔图,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我对你的热爱之情了。

        一年之后,德国柏林墙附近的酒吧街。在一家画廊兼酒铺里与一瓶原装进口的波尔图酒不期而遇。当年小城里满街物美价廉的波尔图酒,成了眼前一瓶要价20欧的昂贵货色。那是个阴冷的春天,柏林是个缺失太阳温暖的城市。狠心买了一瓶在地铁里豪饮,酒熟悉的味道,像杜罗河上那个小女孩儿的笑容一样,甜腻宜人。这瓶子里装的一定是远方小镇发酵的太阳光芒。